尉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1-1-24 22:14:20 | 查看: 6| 回复: 0
  精杂烩图片乱来大烩杂小说
  乱来大杂烩由非主流中文网(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喔喔……好舒服啊……唔……真要命……”妈妈断断续续的呻吟着,漂亮的脸孔扭曲了,露出一种我从未看见过的表情。()尽管隔着窄裙,但我完全可以想象到,她那两团结实的臀肉已经被左右的分开了,就像两个半球挤压着中间的横杆!借助着身体的前后摆动,快感也在不断的积蓄增加……
  这时一阵大风吹了过来,短小的裙裾向上飘飞,妈妈那雪白浑圆的大腿因此而露的更多。如果广场上有人向这里张望一眼的话,由于角度是从下至上的,绝对能把她最隐私的秘密都给看光……
  想到这里,我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冲口而出的叫道:“哈哈!美人儿,我终于看到你光着屁股的骚样了!”
  “看吧!坏蛋……反正你都看过……那么多次了……”显然妈妈没听懂我的意思,还以为我在和她调情呢!
  我心念转动,忽然记起了在最早做的那个怪梦里,曾经目睹“小静”身上的一个记号!想要证实她和妈妈是否真的是同一个人,眼下正是个好时机……
  “美人儿,这次我的确是亲眼看到了啊,不是在逗你开心……嘻嘻,原来你的臀部上竟然有个胎记,真是好可爱哦……”
  “咦,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刚才亲眼看到的……”妈妈整个人都僵住了,颤声说:“你怎么能看到我的?难道……难道你在……”
  “猜对了美人儿,其实我就在你下面,正在大饱眼福的欣赏你呢……不用掩盖了,我已经全部看的一清二楚了……哇哇,好浓密的阴毛啊,连屁眼都看到了,哈哈哈……”
  我充耳不闻,变本加厉的说着污言秽语:“……不愧是美女呀,连屁眼都长的这么漂亮,还会害羞的一下一下收缩哩……真是淫贱啊,连你老公都没能看仔细的秀气小屁眼,现在却落在了我这个陌生男人的眼中……”
  “下流!下流!你不要再说了……”妈妈拚命的摇着头,脸上流露出耻辱薄怒的神色,可是她那诱人的胴体却像被催眠了一样,在我猥亵的声音中情不自禁的扭动着,摆动和摩擦的幅度比刚才更大更疯狂了……
  “对,对!就是这样……美人儿,你在这方面悟性很高嘛,瞧你现在的姿势多么……真想马上赶到你身边,就在天台上跟你合体交配……啊啊……”我的声音也高亢了起来。
  “喔喔……那你就快来啊……”妈妈像是完全沉浸到快感中了,脱口问道:“你到底在哪里啊?为什么我找不到……”
  “因为,你让我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我深情款款的说:“说句心里话,你长的很像我妈妈……我从小就缺少母爱,可是自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清楚的意识到,在你身上我可以得到某种程度的补偿……”
  “有你这种补偿法的么?你对我说的那些话,全都不三不四的……难道你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敢这么说么?”
  “这个嘛……嘿嘿,我对你的感情当然不是那么单纯啦。”我厚颜无耻的说:“我是既想得到失落已久的母爱,也想得到青春欲望的满足……”
  “呸!越说越离谱了!”妈妈啐了一口,满脸晕红的说:“我比你大了整整二十岁,你怎么能在我身上动歪脑筋?”
  “没办法,谁叫你长的这么漂亮,充满了成熟女人的动人韵味呢?”我继续施展如簧之舌:“刚才我叫你妈妈,那的确是真情实意的自然流露,你一定要相信我哦!”
  妈妈不说话了,脸上的表情半信半疑。她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她的唇角浮现出了一丝难以觉察的笑容,淡淡的说:“喂,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个有“恋母情结”的人?”
  “也许是吧!所以我才说,对你的心态是非常复杂的……有时我非常想侵犯你,大杂烩让你在我的胯下臣服……可有时我又渴望得到你的爱怜,就像你儿子一样,全心全意的叫你一声妈妈……”
  “不准叫!”妈妈烦恼的跺了跺脚,板着脸说:“母亲是世界上最神圣的称呼,我不准你亵渎它……”
  “阿姨不大好听哦!”我嬉皮笑脸的说:“这样吧,我就叫你“美人儿妈妈”,行不行?”
  “懒的跟你说了!”妈妈没好气的说:“我儿子要像你这样无赖,非得狠狠的揍他一顿不可……”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屁股上竟有些隐隐作痛起来,彷佛她的巴掌又落到了上面。半晌后,我才勉强笑道:“你怎么知道,你儿子和我不是一个德性?
  有你这么个美丽性感的妈妈,他怎么可能完全不动心?或许他的脑子里早就在打你的主意了呢!”
  “胡说!我儿子最乖啦!他从小到大都很听话,就跟张白纸一样的纯洁!哪里会有那么多龌龊的念头?”
  我听的暗暗发笑,咳嗽一声说:“可是他已经到了对女性感兴趣的年龄了,不是么?嘿,我就不信,你儿子从来也没有对你产生过非分之想!”
  “唔,你再仔细回忆一下,他是否偷看过你洗澡、换内衣?有没有对你提出过无礼的要求?”
  妈妈的神情忽然变的有些异样,可能是在我的提醒下,想起了四年多前我对她的胸脯意图不轨的往事……隔了好几秒钟,她才再次否认:“没有这种事……你猜错了!”
  “别嘴硬了,我听的出你语气里透着心虚……”我油腔滑调的说:“呵呵,我几乎可以肯定,你儿子是多么渴望着能跟你来一下……”
  “他说不定经常幻想你的裸体,在想象中搂抱住你一丝不挂的身子,然后和你性交……”
  “住口!你住口!”妈妈陡然叫了起来,声音里充满了厌恶和焦急:“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永远不理你了……”
  “怎么是胡说八道呢?”我悠然说:“如果你注意就会发现,儿子已经长大了,有一根比他爸爸还要粗壮的肉棒……这样的好东西,绝对能令你欲仙欲死的,为什么要便宜别家的女孩子呢?”
  “你……你下流……”妈妈的俏脸一阵白一阵红,丰满的酥胸急剧的上下起伏。她拚命的摇着头,似乎想把什么从脑袋里驱赶出去,可惜却偏偏做不到……
  “想想吧,母亲的身体被儿子拥抱,儿子的阴茎从后面插入她的阴道,双手伸到胸前抚摸母亲的乳房。在儿子的性刺激下,母亲不停的呻吟着,呼唤着亲生儿子的名字,叫他快些抽插湿淋淋的骚穴……你想想,这样的场景是多么的激动人心呀……”
  “我不要听了!”妈妈颤声尖叫着,蓦地挂断了电话,跄踉的往回走了几步,颓然无力的倚靠在了栏杆上。她的眼睛里满含着羞愧痛苦的复杂神色,修长匀称的双腿紧紧的绞在一起,大腿上的肌肉轻微的抽痉着,彷佛正在一个猛烈的旋涡里苦苦的挣扎……
  直到楼下的节目表演接近尾声了,妈妈才如梦初醒的回过神来,慌忙拾起拋落在地上的丝袜内裤,手忙脚乱的穿回身上。然后她稍微整理了一下秀发,急匆匆的沿着来路回到了广场,重新走到人群里坐下。
  远远望去,她的神态似乎十分疲惫,眉宇间也带着掩饰不住的惶然,和身旁同事谈话时更是显得心不在焉。眼光时不时的打量着周围路过的学生,彷佛在暗地里疑惑着他们的真实身份,是否就是那个和她通话的“心魔先生”……
  从那天开始,我和妈妈的关系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自从她晓得我是个仅仅十来岁的少年后,对我的惧怕之意明显的减退了不少,说话的口气也时常有意无意的以长辈自居。
  我隐隐的感觉到,她肯和我在电话里调情、保持着这样一种见不得光的关系,固然是因为把柄被我捏着,但更为重要的原因却是,她自己也逐渐的接受、适应乃至于沉迷在了这个刺激罪恶的游戏中!
  而我对她的称呼,也正式的改成了“美人儿妈妈”。起初几天,她一听到我这样叫她,总是憎恶的连声喝止,甚至威胁说要挂线。可是我却嬉皮笑脸、软硬兼施,以“口误”为由,照样叫个不亦乐乎。日子久了,她拿我没办法,加上听的习惯了,也就默许了我口头上的放肆。
  不过,我却并不满足,想方设法的再往“不伦”的方向前进。每一次,当她在电话里被我撩起了情欲,兴奋的发出高潮之前的呻吟娇喘时,我就悄悄的把对她的称呼进一步减省,不知不觉的把“美人儿”三个字去掉了,只剩下“妈妈”的亲昵呼喊声挂在嘴边。
  特别是在她泄身的那一瞬间,我掌握着节奏,嘴里叫出的全部都是“妈妈,我肏你了”“妈妈,我要了”这类淫声浪语……
  我的目的,就是要让她一边清晰的听着这些有悖伦常的脏话,一边不可抗拒的获得犯罪般的快感。这样,“”的观念才能潜移默化的影响她,最终完全腐蚀掉她的身心……
  又是半个多月过去了,我暗中观察着妈妈的一举一动,尽管我无从知道她的真实想法,但还是敏锐的察觉到,所做的一切收到了一定的效果,妈妈那原本根深蒂固的、大杂烩严守伦理的纯净心灵,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冲击!
  比如说,她看着我的眼神变的有点古怪了,常常飘忽不定的闪烁,像是在躲避着我,刻意的不与我对视。有时候,她又会偷偷的瞄一眼我的下体,接着粉脸泛起红晕,心情烦乱的蹙眉顿足,似乎对自己十分的懊恼痛恨!
  很显然,她在努力的克制、禁止着某些念头的出现,可是人的思维偏偏是最难控制的,往往越想拋弃遗忘的,却越容易在脑海里浮现……
  尽管事情进展的比较顺利,妈妈在我的蓄意引诱下,已经出现了若肏“危险”的倾向,但我还是没有轻举妄动,依然小心翼翼的掩饰着自己的意图。我明白,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若我轻易流露出猥亵的真面目,必然会引起妈妈的警觉,一个不好就会前功尽弃。
  相反,竭力伪装出纯真童趣的小孩模样,反而能放松妈妈的戒心,令她陷入自责愧疚、羞为人母的心理泥潭。这样,用不着我说半句话,她在潜意识里就会痛苦的承认,自己根本配不上“妈妈”这个神圣的角色,只配当一个被肉欲支配的女人……
  考完期末测验后,暑假来临了。这天晚上,爸爸行色匆忙的踏进家门,在饭桌上宣布了一件令人意外的大事──他明天要到美国纽约出差!
  “这么急吗?明天就要走?”妈妈停下筷子,语气里满含着失望:“你就不能先在家里休息几天?”
  “没办法,公司的总部要开紧急董事会!”爸爸无可奈何的说:“我也是临时接到通知的,明早得先赶飞机去北京,办好签证后立即飞赴美国。”
  “很难说。开完会还要处理一些棘手的事务,如果顺利的话,两个星期就能回来。否则有可能会拖上三四个月!”
  “真是的,这么长时间!”妈妈撇了撇嘴,脸色不愉的说:“这半年来你哪天不是把家当旅馆?这下可好,索性连家门都不进了!”
  “别生气嘛,老婆!我这是在养家餬口嘛!”爸爸苦笑着辩解:“等我赚够了钱,咱们一家三口下半辈子能不愁吃喝了,我就立刻辞职,全天侯的陪着你……”
  “哼,甜言蜜语!鬼才相信哩!”妈妈不领情的说。我在旁边听着,心里感到说不出的高兴。爸爸要离家外出了!也就是说,在今后的一段日子里,家里只剩下我和妈妈两个人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嘿嘿,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对我来说,想要占有妈妈的身体,爸爸的存在绝对是个巨大的障碍!虽然他早出晚归,几乎见不着人影,但我还是每时每刻都能在各个房间里感受到他的气息!这使我浑身都不自在,甚至还有点儿胆寒。父亲的形象彷佛是无形的威慑力量,只要他还在近处,我就很难鼓起勇气真正的去侵犯妈妈。
  因此,我一定要好好的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施展出雷霆万钧的手段,令妈妈向我彻底臣服……哼哼,等爸爸回来的时候,他会意外的发现妈妈已经成为了我胯下忠心不二的玩物,再也没有力量反抗儿子的淫威了……
  夜里,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晌还睡不着,所有细胞似乎都处于一种极其兴奋的状态。如果将来我的计划能够成功,那今天就将是父母以夫妻的身份相处的最后一晚!这之后,我将取代爸爸睡在他那张大床上,随心所欲的和妈妈做爱,并且在她的身体里留下滚烫的浓精!
  十七年的夫妻深情,也许就是在今晚划下了休止符!然而父母却还没有意识到,危机正在一步一补的靠拢吧……在这临近别离的时刻,他们俩会在卧室里干什么呢?我好奇心起,于是爬起身,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来到父母的卧室外面侧耳倾听,里面传出了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老婆,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美国有一个远房亲戚?”这是爸爸的浑厚嗓音。
  “你是说志叔吧?很多年没联系过了……”妈妈恍然说:“你不提我几乎忘了,他的近况如何?”
  “很不妙呀!听人说他得了癌症,正在医院里死撑着,可能活不了多少天了!”
  “行,我会抽空去的!”爸爸说到这里忽然笑了,轻松的说:“不过,他可是住在纽约最有名的红灯区附近,你不怕我顺便去……嘿嘿……去那里开开眼界吗?”
  “你敢!”妈妈生气的说:“你要是勾搭上那些不三不四的风尘女子,休想我会原谅你!”
  “开个玩笑嘛,何必那么认真呢?”爸爸忙连声陪着不是,还赌咒发誓说自己坐怀不乱,绝不会对花花世界的洋女人动心。
  妈妈却是不置可否的听着,好半晌都一言不发。末了,她幽幽的叹了口气,低声说:“如果你真的要去鬼混,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在你们男人心里,老婆总是别人的好……”
  “谁说的?我的老婆就是自己的好……瞧,谁能有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完美的身材呢?连皮肤都保养的像少女一样光滑……”爸爸啧啧称赞着,卧室里先是传来了床垫折腾的轻微响声,然后是妈妈的一声低呼。接着,里面就安静了下来,再没有发出半点声息。
  “不嘛,老公……好久都没来过了……别这么扫兴嘛……”妈妈撒娇似的呢喃着,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渴望和春情。
  “你明天就走了,谁知道“以后”是哪一天?”妈妈可怜兮兮的恳求着:“来嘛,老公……好想好想……人家好想要嘛……”
  我只听的又好气又好笑……这家伙,生在福中不知福!妈妈这么美丽的女人主动求你做爱,居然会冷落她……这要是被那些梦想着得到妈妈青睐、盼望一亲香泽的追逐者们听见,非得气破肚皮不可……不过这也说明,我前一段偷下的“毒药”的确很灵验……
  “老公,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千万别睡着哦……”随着妈妈的叮嘱,我听见拖鞋在地板上滑动的声音,想必她正把双脚套进鞋里,准备下床出来哩!
  “糟糕!”我张皇之下当机立断,一溜烟的沿着来路退回。但是已来不及回到自己房间了,只得在客厅的沙发背后蹲下。刚把身体隐藏妥当,卧室的门就打开了,妈妈步履轻盈的走了过来。她没有注意到我躲在暗处,手里抱着一堆衣物,径直的进入了浴室。
  “操!这时候还洗澡!”我在心里咒骂着,听着哗哗的流水声,忽然意识到一个事实──看来妈妈今晚是下定决心要和爸爸做一次了!她不嫌麻烦的重新沐浴更衣,就是为了尽可能的取悦爸爸!或许还会再搞点新鲜大胆的节目,以便使他恢复在床笫上的雄风!
  “这么说,等会儿就有好戏上演了……”我想到这里心中一动,彷佛隐约的把握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一时之间却无法理出清晰的头绪……
  静静的呆了一阵,突然耳畔响起了“呼噜……呼噜……”的鸣响。仔细一听,原来是卧室里的爸爸已经睡着了,正在均匀而有节奏的打着鼾。大概他的确是累过头了,等不到妈妈返回就沉了入了梦乡!
  我耸耸肩膀,鬼使神差般的又潜到了卧室外,小心的把虚掩的房门推开。室内只亮着一盏淡紫色的床头灯,发出昏暗暧昧的柔和光芒。爸爸侧身拥着被子呼呼大睡,那样子就像是打雷也不能把他惊醒!
  如果把爸爸弄晕过去,搬到外面藏好;而我则冒充他躺到床上,熄灭残余的灯光,那妈妈说不定会上当受骗,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失身给我哩……而且,她还会主动的挑逗我,也许比风尘女子都要热情风骚……
  但这只是幻想罢了,现实中却是没有可能的!就算是在绝对的黑暗中,只要我们母子的赤裸肌肤甫一接触,相信她就能发现不对劲……
  我失望的暗暗叹息,委实心痒难搔的舍不得离开。踌躇片刻后把心一横,无声无息的走进了卧室里,悄悄的钻到了床底下。
  取而代之是不可能的了!不过,我今晚一定要亲眼看看,妈妈发起骚来是怎样一副模样?她又会采取什么手段来勾引男人……
  十来分钟后,妈妈总算回到了卧室,随手关上了房门。她那踏在拖鞋里的双足迅速的移到了床边,一股法国香水的好闻气息扑面而来,就像是能催发原始的情欲一样,我的面颊在剎那间就变的滚热发烫。
  她顿了顿足,不满的娇嗔道:“喂!醒来……我不是叫你别睡吗?快醒来呀……讨厌……”头顶上传来轻微的震动,想来是妈妈正在拚命的摇晃爸爸的身躯,力图把他从睡梦中唤醒。
  “别闹了……老婆,我很困……”爸爸口齿不清的响应着,似乎还处在迷迷糊糊之中。
  “老公,你看看我……看我一眼嘛……求你了……”妈妈不依不挠的缠着他,出尽了水磨功夫,大有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架势……我不禁纳闷起来,她到底打扮成了什么样子?难道……
  “唉,好吧!”爸爸终于撑不下去了,苦笑着坐起身:“真不明白你在搞什么鬼?都十几年的夫妻了……咦?”他忽然惊讶的轻噫一声,似乎见到了令他心摇神驰的美景……
  我忍不住想探出头去一睹究竟,但最后还是强行按捺住了冲动!这次不比上回偷窥妈妈换衣服,眼下是父母两个人都近在咫尺,稍为不慎就会败露行藏……
  “傻子,这还用问吗?”妈妈的脚缩了上去,只剩下拖鞋留在地板上,柔声说,“人家是特意为你打扮的……你说呀,好看不好看?”
  “老天,你……真是太漂亮了!”爸爸的气息变粗重了,并发出了贪婪的吞咽口水声。
  妈妈吃吃的笑了,娇媚的低骂道:“死相!”跟着就不再说话了。房间里暂时的陷入了寂静,只有沉重的呼吸声在回响……
  突然间,爸爸再次发出了兴奋的呼喊:“啊啊……老婆,你在干什么?喂……喂……你今天是怎么了?哦……哦哦……”
  非主流中文网()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乱来大杂烩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118jie.com
  非主流中文网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乱来大烩杂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