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1-2-25 12:01:28 | 查看: 47| 回复: 0
  尉氏曹法英跳楼身亡
  河南省尉氏县委政法委书记的“一句话”,激起当地律师的集体抗议,进而引发全国律师的声援。最终政法委书记公开致歉。
  一起偶然事件,是否是一些必然因素所致?当地的法治环境,到了改善的时候了。
  4月3日,河南省尉氏县的一名律师引用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江平的话,表达他的感慨和期待。
  “虽然胡师民的道歉不算很真诚,但终归是一种姿态,我们也就不予计较。”当日,开封市律师协会会长范之敏前往尉氏县,就该县委政法委书记胡师民向律师们公开道歉一事,征求律师们的意见,律师们做出了上述表示。
  3月27日,河南省尉氏县委政法委书记胡师民在一次公开的政法会议上指责律师,称其为信访者出招,都是孬种,引起该县律师集体联名罢辩。
  至此,延宕一周的尉氏县律师罢辩事件稍稍平息,律师们已经开始回到正常的工作轨道。
  3月27日,尉氏县政法工作会议在广电局礼堂召开,全县近300名公安、检察院和法院干警参会。会议除了对尉氏县年度政法工作作出部署以外,随后又召开了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百日会战动员会。
  当时政法委书记胡师民在动员会上讲话。在谈到涉法涉诉信访案件时,胡师民提到:“律师给上访当事人出馊主意,职业道德极差,孬种着嘞。”
  孬种,这在当地的方言里指不是好东西,极其坏蛋,算是口语中的非常粗口。“政法委书记如此指责律师,我感到很是惊诧,当时真有回敬几句的冲动。”有人转述参会律师的话。
  消息不胫而走,此后在私人聊天时,有人用“孬种”代指律师。当日下午2时,河南省循规律师事务所,律师们群情激奋,纷纷表达意见,有人主张发起诉讼,追究胡师民的法律责任;有的则认为法院根本不会立案,不用白费口舌。
  第一时间,几位律师将政法委书记胡师民指责“律师都是孬种”的行为报告给开封市律师协会和开封市委政法委。
  此后,一份手书“郑重声明”被贴上了百度“尉氏吧”。其中称:“鉴于尉氏县政法委书记胡师民在2013年3月27日尉氏县政法工作会议上的不适当言论,尉氏县全体执业律师郑重声明如下:
  四、再次澄清律师从业者是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法律从业者,律师执业的权利受到法律保护,决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对律师及律师职业亵渎。”
  “我们所里一共有10名律师,除了出去的律师,基本都签名了。”一位签名律师介绍,循规律师事务所马卫忠律师参加了当天的会议。
  网帖立即引来了高度关注,当地媒体介入采访。至今仍在新浪微博被保留的某记者的长微博显示,政法委书记胡师民在接通电话称“见面说,见面说”,然后匆忙挂断了电话。很快,贴吧里面的帖子也被删除殆尽。尉氏县贴吧
  与此同时,签名的律师很快受到了尉氏县司法局领导的约谈。当天晚上,一场由尉氏县司法局组织的晚宴在当地花园快餐酒店举行,签名律师多数接到了邀请,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参加了饭局。
  在“联合声明”上签字的律师韩玉振说,当天晚上,他被县司法局领导叫到局里,见到了胡师民。
  “他(胡师民)没道歉。”韩玉振不愿透露和胡师民的谈话细节。但他说,胡师民应该书面公开道歉。
  签名律师王喜堂说:“在律师队伍里,不排除有些个别律师素质较差。作为政法委书记,胡师民可以批评,但把律师说成孬种等于把整体都否认了。”
  在此后的几天,各位律师都被私交较好的官员“公关”,分别由政法委副书记、乡党委书记、司法局领导等参与一对一的说服,要求对律师“各个击破”,使其收回所发表言论。
  压力之下,律师联名罢辩一开始就没有真正实施。而“尉氏县律师罢辩事件”却在网络上不断传播、发酵,并在律师界引起轩然大波。
  北京著名“拆迁”律师王才亮通过微博发表自己的看法:县里的政法委书记公然抹黑律师,是不能接受的。
  西安张运来律师:骂律师是孬种的,说明某些官员正是中国法治的绊脚石,官员本身都不遵守、相信法律,怎样引导民众依法办事,相信法治。中国的法治应该从中国的广大官员抓起!
  3月31日,知名法律人杨金柱发出关注尉氏县律师罢辩的倡议。一位叫赵庆的律师在杨金柱的博客留言,发出了“赵庆律师致河南尉氏县政法委书记胡师民的一封公开信”,信中指出:律师不是麻烦制造者,律师的根本目的是保障法律的正确实施,是保障合法权利的正当实现,同时也说明律师是遏制公权力滥用的有力助手。赵庆表示:“律师执业环境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当地民主程度的反映,尉氏县领导的言行,是中国法治的巨大倒退,望当地党委政府深入调查以正试听。”
  4月1日下午,开封市律协副会长璩亮、开封市司法局律管科科长等人在尉氏县司法局副局长乔子民陪同下来到循规律师事务所,对签名律师逐一调查。
  而4月2日上午,则发生戏剧性变化。多位律师透露,他们被要求重新发布一个书面声明,澄清网上发帖并非真实。
  与此同时,开封市律协调查组将调查情况汇报给开封市委政法委书记蒋美兰。蒋美兰当即作出指示,安排一位政法委副书记带队,与开封市司法局人员一起赶赴尉氏县进行全面调查。
  “由于我的不当言辞伤害了一部分律师的感情,在这里我通过媒体表示最真诚的道歉,希望广大律师给予谅解。”4月2日下午,胡师民表示自己“脱稿讲话,难免夹杂了一些方言,说到激动,一时口误以致措辞不当,自己愿意通过媒体做个深刻的道歉和检讨。”
  同时胡师民表示网络中所述“与事实有出入”,而该县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解释:“胡师民是兰考人,孬种在兰考话里意思是孬家伙,不是侮辱人。”
  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李银生在微博中表示:某领导把上访事件的缘由归责于律师,是极不负责任且本末倒置的。律师没有行政职权,无权非法拆迁、尉氏新闻非法征地及行政不作为。律师的职责无非是对咨询者依法提供咨询意见,或代理行使法律行为而已。百姓上访与否非律师所能决定。书记“抬举”律师意在推卸责任。
  尉氏县一位签名律师表示:“政法委书记怀疑律师操纵上访户上访当事人不会仅凭律师的一句话就去上访。在法治建设中,律师起到很大的作用。律师可以通过法律咨询、法律服务,监督行政和司法机关依法行政、依法办案。这种监督导致一些政府部门和司法部门对律师有偏见,把律师当做对手。律师法一再修改,律师的权利不断得到保障,就能够说明我们国家重视律师的作用。”
  “官大一级压死人,有个口头的道歉就不错了。我们发出自己的声音,也算达到目的。”而签名的大部分律师都不愿对所处的司法环境作出评价。
  “律师发展的水平某种程度上标志着国家法治发展的水平。如果没有律师,谁来帮助老百姓维权?”一位签名律师表示,“俺律师很没地位。”
  “作为一个政法领导干部,首先应该有公民意识、法治意识。”一位签名律师说,其实在那场大会里,被辱骂和斥责的不仅仅是律师,还有其他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但仅仅是律师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可见,当地政法领导家长作风已经形成了习惯。
  尉氏县检察院的一名干警介绍,政法委书记对律师的成见他早有耳闻。有人证实,曾经亲自听胡师民说过“不要听律师的,律师都是瞎胡扯”。这位干警讲了亲身经历过的一个案例:一个纯粹的经济纠纷在行政力量的干预下被公安刑事立案,程序到检察院走不下去之后,干预方找到了县委政法委协调,而被冤枉的当事人家属跑到政法委楼顶威胁跳楼,结果人很快就被释放了。
  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2012年6月7日,一个教师在前往考场监考途中被交警查车,匆忙中出了事故导致意外死亡,当地警方给予赔偿60万元了事。而家属想取得工伤的认定,到现在都拿不到交警的事故责任认定。
  “这些都是法治不彰的表现。”刑辩律师刘平凡公开指出,尉氏县的法治环境堪忧。
  而当地法律服务市场的混乱也招致一些律师的不满。以循规律师事务所为例,这个隶属于司法局的国有律师事务所,是事业单位,该所的11名律师几乎囊括了尉氏县在册的执业律师。尉氏县贴吧只有1名律师在两年前独立门户成立了首个个人律师事务所。
  “一个案子的原被告代理均由同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担任,尉氏新闻这在尉氏县是家常便饭。”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说,新的律所很难获得审批。而垄断下的律所不仅缺乏有效的竞争、不利于人才培养,其实也为案件的公平正义埋下隐患。
  业务的垄断招致非议,而多层次法律服务市场的混乱也饱受诟病。该县的法律工作者、法律服务者参与各种诉讼门槛极低,导致鱼龙混杂。该县148法律服务所主任王华证实,自去年5月份以来,在该县委政法委的领导下,由司法局主导对法律服务市场进行整治,其中数人被取消了法律服务资格证。
  “去年因为维稳,单单尉氏县法院就因为涉法涉诉上访的几个案件,给当事人拿出了一百余万的赔偿。”一位基层法官说,一出现涉法涉诉信访案件,就要维稳给当事人赔钱,这也是信访案件居高不下的诱因之一。
  “开封市委政法委和开封市律师协会都已经介入调查了,我们期待政法委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调查结论,也期待着律协给出一个合乎律师心愿的声明。”签名律师说,但愿这个事件的教训有益于改善尉氏县的法治环境。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